陸尊恩 Tsun-En Lu

A Kuyperian Commentary on Biblical Hermeneutics, Chinese Worlds, and Everything Else in a Biblical Perspective

白马是马吗? ──从解经范例学解经(四之四)

基督对於将被审判的世界来说,是驾着白马驾临;基督对於等候盼望救恩的信徒来说,是驾白云降临。白马就是白云,表达基督再来的双重意义。

繁体版请点阅《举目》网站链接

写于2007年西敏道硕第四年。

本文原刊于《举目》28期。


在上文〈风为何止住了?〉,我们从《马太福音》 14:22-33中耶稣履海的意象,看见基督虽然升天暂时离开我们,祂还必威严荣耀地踏着海浪回到我们这里来。神赐下苦难,是为了引导教会在逆风中学会盼望基督的再来。今天让我们从《启示录》19:11-21白马审判者的降临,再一次默想基督再来时的荣耀。

解读圣经的启示文学

启示文学(apocalyptic literature)是一种特殊的犹太文学体裁,其特色是藉着象徵性的异象(如野兽与星宿),伴随着许多属灵的角色(如天使与魔鬼),传达来自天上的奥秘,特别是关於历史的预言或末世的信息。

圣经中最为人所知的启示文学是《但以理书》与《启示录》。我们解读圣经的启示文学时,应该先理解到它只是一种沟通的形式,与圣经中其它形形色色的文学体裁(genre)一样,本身并不具备特殊的权威,也不会比其它圣经的经卷更“属灵”,或更“超然”。

《启示录》的末世观,与其它新约的经卷一样,以基督耶稣的再来作为信息的中心,只是透过启示文学的体裁来表达,帮助我们用另外一种角度,理解神对末世的计划。我们解读《启示录》时,遇到隐晦难明的经文,解释的方向应该尽量与新约整体的信息和谐一致。

启示录的文学铺陈

华人教会对於《启示录》的诠释,多半将之当作象徵性的历史直线推演(linear progression),把经文段落的顺序(narrative sequence),等同於预言应验的时间顺序(temporal sequence)。然而,经文中许多重复出现的关键字辞,暗示文学结构的铺陈,可能不是按照时间(time)的顺序,而是按照主题(topic)的顺序 来排列。因为,启示文学本身的特性,就不一定重视时间的先後顺序。同时,我们应当考虑到犹太文学的写作技巧,当上下文出现重复呼应的事件时,是否意味着一 种文学的重演法(recapitulation),而非两个完全独立的事件。

韦斯敏斯特神学院(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的资深新约释经教授普卓思(Vern Poythress),在他的经典之作《再来的君王》(The Returning King)中指出,《启示录》的异象,是由七个循环的信息所组成的。“七”的结构,暗示每个七各有自己的主题,信息按照主题来排列,而不是按照发生的实际 时间(chronology)。

表面上,每个“第七”的事件开启下一个“七”,但每一个“七”本身,都在第七个事件,象徵基督的再来与最 後的审判。七印的焦点是宝座前的羔羊,第七印开启七号角。七号角的焦点是圣徒的祈祷,第七号角开启七个象徵性历史的异象。七个象徵性历史的焦点是魔鬼与神 百姓的争战,神大怒的酒醡开启七碗的灾。七碗的灾的焦点是神的怒气与毁灭,第七的号角开启对巴比伦的审判。重点是,每一次出现第七个事件,或是靠近第七个 事件之时,异象的内容都在谈论基督末日再来。

举例来说,第六印开启的时候,说“神也必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7:17),但这同时也是新天新地里的应许(21:4)。第七个号角吹响的时候,天上有大声音说,“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他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11:15)表示末世的争战已经结束。

在天上的大异象中,第七个象徵性的历史是人子驾云降临,一方面收割庄稼(圣徒被提),一方面将葡萄扔在酒醡(罪人受刑)(14:14-20),表示末日的大审判已经来到。最後是第七个碗倒下来的时候,天使宣告审判已经完成,撒但的城巴比伦倾倒了,海岛与众山也不见了(16:17-21)。由此可见,这七个循 环的信息的最後高潮,都一致地指向基督再来时,那一次性的丶最後的丶永远的结局。

如果这样的解释法是正确的,那麽,那位复活的主耶稣基督,在拔摩海岛赐给使徒约翰的启示,就是彷佛用七首颂歌丶七套剧本丶或七种镜头,表达同一个末世的故事。每个故事的最後高潮,都是指向基督再来时的荣耀威荣。这样的解释法,学术上称之为重演说(recapitulation theory)。我们认为,重演说所导出的结论,也与新约整体的末世神学相符,就是基督的再来,是这个世界历史的终点,也是我们一切盼望的实现。

基督在《启示录》中的七次显现(christophany)

跟随普卓思教授的脚步,笔者也提出自己的观察,提出以下的意见,供读者参考。我认为,复活後的基督,在《启示录》的异象中也出现七次。七的数字绝非偶然,而 是神启示圣经时匠心独具的文学铺陈。虽然《启示录》中每一次基督显现的异象,并不都是描述基督再来的景象,但基督出现时的情景,各自有不同的目的与特色。 这就印证重演说的基本命题,就是《启示录》的信息应该主要是按照主题的排列,而不一定是时间顺序的排列。下表说明基督七次显现与《启示录》信息结构的关系:

Christophany

基督的第七次显现

基督在《启示录》中第七次的显现,将整卷书信中属灵争战的气氛推到最高潮。如果要用文学的方式为这一段命题的话,也许可以称之为〈白马骑士与末日决战〉。为了方便读者参照,兹将《启示录》19:11-21的经文明列如下:

11 我观看,见天开了。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称为诚信真实。他审判丶争战,都按着公义。12他的眼睛如火焰,他头上戴着许多冠冕;又有写着的名字,除了他自 己没有人知道。13他穿着溅了血的衣服;他的名称为神之道。14在天上的众军骑着白马,穿着细麻衣,又白又洁,跟随他。15有利剑从他口中出来,可以击杀 列国。他必用铁杖辖管他们,并要踹全能神烈怒的酒醡。16在他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写着说:“万王之王,万主之主。”17我又看见一位天使站在日头中,向天空 所飞的鸟大声喊着说:“你们聚集来赴神的大筵席,18可以吃君王与将军的肉,壮士与马和骑马者的肉,并一切自主的为奴的,以及大小人民的肉。”19我看见 那兽和地上的君王,并他们的众军都聚集,要与骑白马的并他的军兵争战。20那兽被擒拿;那在兽面前曾行奇事丶迷惑受兽印记和拜兽像之人的假先知,也与兽同 被擒拿。他们两个就活活的被扔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21其馀的被骑白马者口中出来的剑杀了;飞鸟都吃饱了他们的肉。

第11节使徒约翰说, “我观看”,表明这是一个新的异象的开始。然後,他看见“天开了”。《启示录》多次提到天,先前打开的是天上的门(4:1-2)丶天上的殿 (11:19)丶天上的会幕(15:5),但此时打开的是天本身。天开了,是世界末了的记号(参《诗》102:26;《来》1:11;《启》 6:14,20:11)。因此我们可以判定,这个异象的预言尚未发生在目前已知的人类历史中。预言发生的时间将会是在世界的末了。

然後使徒约翰看见一位骑在白马上的审判者。这位白马骑士是谁?约翰说,祂名称为“诚信与真实”,这是复活基督享有的名号(1:5,3:14)。此外,白马骑士有 一个无人知晓的名字,就像耶和华的圣名(YHWH)一样神圣,表明祂的神性。可见白马骑士是基督本人,不是祂的使者。

白马骑士的形象,说 明祂此次前来的工作。约翰描述说,祂是神国的士师(争战审判者,19:11),祂来杀戮神国的敌人。祂以口中的气(判语)为剑(参《帖後》2:8),祂用 铁杖压碎列国(参《诗》2)。有“万王之王丶万主之主”的名号在祂的袍上,祂自己就是全军的军旗(参《赛》11:10)。因此,末日降临的基督,不是来传 福音或为人舍命,而是来执行严厉的审判与杀戮,使一切邪恶的力量消灭。

然後,第17节约翰说“我又看见”,表示第二个异象的开始,画面从 基督骑白马降临,转移到祂的全军与地面敌人的全军争战的景象。这场争战,不像先前圣徒与兽的争战,圣徒可能失败殉道(13:6-8)。相反地,这是一场无 所匹靡丶彻底胜利的最後决战。天使已经向天空的飞鸟预告战胜的结果,等待分食战败者的尸体(19:17-18)。曾经迷惑列国的兽与假先知都被擒拿,丢进 硫磺火湖里。简言之,〈白马骑士与末日决战〉所描述的,是末日来到,基督复临时,完全摧毁地上邪恶的预言。

白马就是白云

由此可见,《启》19:11-21关於基督驾白马降临的异象,与《启示录》15:14-16关於人子驾白云降临的异象,其实是指着同一个未来的历史事件,就是基督耶稣的再来。因为圣经多处清楚地指明,人子驾云驾临,是基督再来的景象。

“那时,人子的兆头要显在天上,地上的万族都要哀哭。他们要看见人子,有能力,有大荣耀,驾着天上的云降临。”(《太》24:30)

“然而,我告诉你们,後来你们要看见人子坐在那权能者的右边,驾着天上的云 降临。”(《太》26:64)

“说了这话,他们正看的时候,他就被取上升,有一朵云彩把他接去,便看不见他了。当他往上去,他们定睛望天的时候,忽然有两个人身穿白衣,站在旁边,说:加利 利人哪,你们为什麽站着望天呢?这离开你们被接升天的耶稣,你们见他怎样往天上去,他还要怎样来。”(《徒》1:9-11)

既然基督驾白马降临,与人子驾白云降临,都是指着将来基督再来这一个独特的事件,我们可以作结论说,这两个异象,其实是同一个预言的两种面貌。也就是说,基督驾白马降 临,其实就是人子驾白云降临。白马就是白云。白马与白云都相当於旧约中耶和华的移动宝座基路伯(参《撒下》22:11)。两者的区别不过是文学修辞上,采用不同暗喻的结果。想一想,当我们看着天上的冉冉白云,难道不觉得它们也很像是在天上奔腾的白马吗?如果艺术家要用一张画布描写基督降临的图画,难道不也 应该将白马画得像似白云,白云画得像似白马吗?

然而,白马与白云所启示的景象,虽然指的都是基督的再来,两者之间的含意却不一样。因为白 云是和平的宝座,白马却是战争的武器。在人子驾白云降临的异象中,基督再来是为了“收割祂的庄稼”,也就是圣徒的被提;在基督驾白马降临的异象中,耶稣再 来是为了“刑罚祂的仇敌”,也就是末日的大争战。这两幅景象,说明了基督再来的双重目的:拯救祂的百姓与刑罚祂的仇敌。既然基督再来这一次的事件,同时有两种目的,神就乐意使用两个不同的异象,来表达这个事件的双重意义。

灵意的总归,就是基督的再来

其实,使徒约翰早在《启示录》一连串的异象开始之前,已经点明整卷书的主旨,就是基督末日再来。他说:“看哪!祂驾云降临,众目要看见祂,连刺祂的人也要看 见祂,地上的万族都要因祂哀哭。这话是真实的。阿们!”(《启》1:7)这句话并不是一个独立的异象,而是所有异象的序言,也是一段对基督再来的颂歌。基督对於将被审判的世界来说,是驾着白马驾临;基督对於等候盼望救恩的信徒来说,是驾白云降临。白马就是白云,表达基督再来的双重意义。

是的,基督的再来,是所有基督徒最後丶最深丶最殷切的盼望。我相信,当基督驾着白马降临时,那一群与祂一同乘白马而来的“天上 的众军”们(《启》19:14),是天使与一切在基督里睡了的众圣徒,他们要与基督一同降临。因为圣经说:“好使你们当我们主耶稣同他众圣徒来的时候,在 我们父神面前心里坚固,成为圣洁,无可责备。”(《帖前》3:13)至於那些活到主再来那一天的圣徒们,他们会“一同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 (《帖前》4:17)那也就是所有圣徒相聚丶永远与主同在的时刻。

喔!主耶稣啊!我愿你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八月 20, 2015 by in DiscipleshipHermeneutics and tagged , , , .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follow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2,129 位關注者

Views

  • 15,737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