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尊恩 Tsun-En Lu

A Kuyperian Commentary on Biblical Hermeneutics, Chinese Worlds, and Everything Else in a Biblical Perspective

参孙的谜语有何奥秘?──从解经范例学解经(四之一)

参孙的谜语与耶和华隐密的计划遥遥相对。耶和华要攻击非利士人的计划,不但非利士人不知道,连以色列的士师──参 孙本人都不知道。


繁体版请点阅《举目》网站链接 。写于2006年西敏道硕第三年。

本文原刊于《举目》25期


去年(2006)四期的《举目》杂志 里,我们介绍了正统解经的精神。在今年中,我们将选择四段难解的经文,作为综合解经原理的范例:一丶《士师记》14:1-20,参孙的谜语有何奥秘?二丶 《以西结书》7:1-23,结局何时来到?三丶《马太福音》14:22-33,风为何止住了?四丶《启示录》19:11-21,白马是马吗?

这四篇解经范例,是作者个人根据正统解经的精神,综合解经原理所作的解释,并不代表学者对经文一致的见解。如有错误,欢迎读者指正。

参孙的谜语

正统解经坚持,圣经的意义必须从上下文中获得,因为神所要传达的心意,是藉着经文上下一体(unitary whole)的形式启示给我们的。所以我们读经的时候,不单要留心经文的细节,还须要处处查验局部经文与经卷整体结构的关连性。现在让我们使用这个原则, 一起研读《士师记》14:1-20,以探究圣经作者在经文上下文中所要表达的深意。

参孙对非利士人说,“我给你们出一个谜语……吃的从吃者出来;甜的从强者出来……”(12丶14节)。参孙出谜语的用意,是要找机会占非利士人的便宜(13节)。参孙原来笃定非利士人猜不出谜语的意思,因为 这个谜语的答案,是参孙的一个秘密,就是他从死狮中取得蜂蜜(8节)。这个秘密,参孙甚至没有告诉他的父母(9丶16节)。但《士师记》的作者却强调,整 个事件的背後,有一个更大的隐藏的计划,就是耶和华要找机会攻击非利士人(4节)。

为此,《士师记》的作者在第13章埋下伏笔,在参孙诞生之前,耶和华已经将预备攻击非利士人的计划,告诉参孙的父母(13:5)。但当参孙要娶非利士女子为妻的时候,参孙的父母却不知道这事是出於耶和华(4 节)。所以,在作者叙事结构的铺排之下,参孙的谜语与耶和华隐密的计划遥遥相对。耶和华要攻击非利士人的计划,不但非利士人不知道,连以色列的士师──参 孙本人都不知道。

《士师记》的作者曾经告诉我们,非利士人是被耶和华神刻意遗留下来的外族,为要刑罚以色列人拒命不赶除迦南诸民的罪 (2:3),与试验以色列人(3:3)。论到参孙的出生说,“他必起首(begin to)拯救以色列人脱离非利士人的手(13:5)。这里“起首”的意思,表示一个拯救计划的开始,神将藉着参孙,开始渐渐制服非利士人。那麽,参孙的谜 语,与耶和华神的救赎计划有什麽关连呢?这个谜语是在参孙的婚宴上提出的,因为参孙娶了非利士人的女儿为妻,来参加婚宴的人都是非利士人。参孙的谜语,是 婚宴中的高潮。参孙的谜语被解开,促成他下到亚实基伦(非利士人的一座城),第一次击杀非利士人的事件(19节)。也就是说,神拯救以色列人脱离非利士人 的计划,是透过参孙娶妻的事件揭开序幕的。

最耐人寻味的,是参孙的婚宴象徵以色列人与非利士人的结合,而非对立。当时以色列人虽然被非利士人辖制,以色列人并没有想要脱离非利士人的辖制,参孙本人也丝毫没有拯救以色列人脱离非利士人的意图。参孙攻击非利士人的主要理由,是为了个人报复 (15:3,16:28)。甚至当参孙与非利士人交恶的时候,犹太人为了避免与非利士人交战,反责备参孙向非利士人挑衅,要将参孙交在非利士人的手中 (15:9-12)。

但耶和华的旨意是:以色列人必须与辖制他们的非利士人争战,直到完全得胜。当以色列拒绝与非利士人争战,反与他们苟 且求和,耶和华藉着参孙与非利士人之间的私人恩怨,挑动以色列与非利士人之间的紧张敌对关系,使神所命定的属灵争战不会停止。因此《士师记》的作者说, “这事是出於耶和华”(4节),但当时没有人知道。所以,隐藏在参孙谜语背後的,是一个更大的奥秘──耶和华的救赎计划。

三明治文学结构

如果我们仔细观察,会发现经文中许多钥字(key word)之间,出现有规则的重复,例如“耶和华的灵”丶“不知道”与“谜语”。如果我们继续分析钥字重复的规则,我们会赫然发现,参孙的谜语,不但是第 14章剧情的高潮,也是整个剧码(episode)“三明治结构”(chiastic structure)的中心。

三明治结构,即“逆反的对称平行”(reverse parallelism)。这是希伯来叙事文体(narrative)经常使用的文学技巧,使叙事的情境环绕着核心,产生首尾层层呼应的效果。请看《士师记》第14章的三明治结构:

A 参孙前往娶妻,下到非利士(1-4)

B 耶和华的灵大大感动参孙,他就击杀狮子(5-6a)

C 参孙没有告诉父母他所做的事与蜂蜜的来源(6a-9)

D 参孙向妻子的族人设谜语(10-13)

E 参孙的谜语(14,“吃的从吃者出来;甜的从强者出来”)

D’参孙向妻子解答谜语(15-16a)

C’ 参孙没有告诉父母,但告诉了他的妻子(16b-18)

B’ 耶和华的灵大大感动参孙,他就击杀三十个非利士人(19a)

A’ 参孙失去他的妻子,离开非利士(19b-20)

三明治结构的存在,表明这个篇章的重点在参孙的谜语,并且作者要我们留意,在参孙的谜语前後,经文之间的对应关系。请留意前後呼应的句子之间(A- A’,B-B’,C-C’,D-D’),钥字与钥字也是互相呼应的。例如,参孙击杀少壮狮子的事件(B),成为参孙後来击杀三十个非利士人的先声 (B’);这两次的击杀,都是“耶和华的灵大大感动参孙”的结果。透过三明治的结构,作者暗示少壮狮子其实是非利士人的暗喻,蜂蜜是非利士人的女儿的暗 喻。

B 狮子    对应 B’ 非利士人
C 蜂蜜    对应 C’ 非利士人的女儿,参孙的妻子
E 吃者丶强者 对应 狮子
E 吃的丶甜的 对应 蜂蜜

如果把对应的暗喻套入参孙的谜语,我们会发现作者隐藏的信息:

吃的(非利士人的女儿)从吃者(非利士人)出来,
甜的(非利士人的女儿)从强者(非利士人)出来。

这个谜语的解释是:非利士人虽然凶猛如少壮狮子,却终必被以色列击败,成为死狮,因为耶和华的灵帮助以色列。非利士人的女儿虽然甜美可口,但她们是从压迫以 色列人的非利士人中出来的,她们正如死狮里的蜂蜜,使吃它的以色列人成为不洁。神要以色列人从非利士人中间出来,不可与他们和平共处,不要娶他们的女儿为 妻,反要与他们争战。参孙的谜语中,隐藏了神对以色列人的责备与劝勉。

也许你会问,这样的解释是不是一种“灵意解经”?我认为不是。因为 “灵意解经”是将某种属灵的信念丶上下文中不存在的意义,“读进”经文的字句里。但这里的解经是根据上下文本身所呈现的文学结构,追循明确可查验的线索, 从经文中“读出”作者本来要传达的意义。这样的解经所需要的不是灵意,而是细腻与耐心,使我们能够懂得智慧人的言词和谜语。(《箴》1:6)

作者的神学信息

《士师记》的作者所要表达的,不单单是参孙的故事,更是整个以色列的故事。在作者的文学铺陈下,参孙成为以色列的暗喻(metaphor)。以色列的先祖以 撒,是原本不孕的母亲撒拉所生;照样,参孙也是原本不孕的母亲所生(13:2)。参孙一出胎就归神作分别为圣的拿细耳人(13:4);照样,神建立以色列 时,也是将他们分别为圣,作圣洁的国民(《出》19:6)。神的灵在以色列中运行,神的灵也感动参孙(13:25)。但以色列离弃了神,与非利士人结盟; 照样,参孙也爱上非利士人的女儿,娶她为妻(3节)。参孙本身的败坏,反映了整个以色列的属灵光景。

《士师记》中一次又一次的历史循环 (悖逆─压迫─呼求─士师─胜利─更悖逆),只可以用“每况愈下”来形容。太平的时间越来越短,外族的侵扰变成常态。参孙是《士师记》里最後一个士师,同 时也是最败坏的士师。在先前的世代里,以色列人虽然离弃耶和华,但在受苦的时候,仍然会呼求神的拯救,神就为他们兴起士师拯救他们。但到了参孙的时代,以 色列人已经几乎完全遗忘耶和华,即便在异族的压迫中,也不再呼求神。

《士师记》的作者必须要处理一个神学的问题,就是如果以色列不再呼求 神,神是否因此遗弃以色列?参孙的诞生正是这个问题的答案:尽管以色列遗忘耶和华,耶和华还是以色列的神,神仍然要主动地拯救他们。但以色列人既然不认识 神,神就用隐密的方式拯救他们,为他们兴起参孙──一个不认识神的士师,为着不敬畏神的理由,意外地拯救他们,脱离一个以色列自己不想脱离的压迫者。

以色列与非利士民族的关系,是以色列王国初期历史的焦点,因为撒母耳丶扫罗与大卫,都是以色列与非利士人争战的领袖。被大卫击杀的歌利亚,也是非利士人 (《撒上》17:41)。神拯救以色列人脱离非利士人的计划,最後在大卫的手中完成(《撒下》8:1)。所以从《士师记》13章到《撒母耳记下》8:1, 参孙“起首”,大卫“终结”,是一个上下连贯丶关乎以色列如何渐渐制服非利士的救赎历史。

应用的纵轴与横轴

那麽,我们如何应用这段圣经呢?我们曾经介绍过,应用的总原则是兼顾“神的国”与“神的救赎历史”的纵轴与横轴,默想这段经文如何从历史上的意义,指向我们现在所在的座标,明白神对今日教会的心意(参见《举目》第23期,2006年9月)。

以这段经文为例,耶和华藉着参孙娶妻的事件,打破以色列与非利士的和平,开始虾呤的救赎计划。耶和华的心意,不单单是要拯救以色列人脱离非利士人的压制,更 要挽回以色列的心。虽然参孙(以色列的暗喻)不敬畏神,神的灵仍然大大地感动他,藉着他的手击杀非利士人,迫使以色列与非利士争战。这是“神的国”的扩 展,因此是纵轴。

以色列与非利士的争战,预备了将来战胜非利士的伟大君王来到,就是大卫。大卫将结束以色列与迦南诸民之间的争战,收服约 书亚所留下的未得之地。这个救赎的计划,从参孙起首,最後在大卫的手中完成。但神的救赎计划还有更大的视野,因为神国真正最大的敌人,不是非利士人,而是 撒但的国度,从创世以来就与神的国不断斗争。因此,大卫制服非利士,也不过只是基督制服魔鬼的先声。这是“救赎历史”的推展,因此是横轴。

对今日的教会而言,我们今天正活在基督的国与撒但的国的属灵争战之中,等候基督的再来。跟随基督的生活乃是争战的生活。在这场属灵的争战尚未完全结束以前, 神绝不允许我们与撒但的国度妥协,而要时时刻刻儆醒,凭着信心,靠着那大大感动参孙的圣灵,作制服少壮狮子的勇士(《来》11:32-3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八月 13, 2015 by in DiscipleshipHermeneutics and tagged , , .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follow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2,129 位關注者

Views

  • 15,475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