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尊恩 Tsun-En Lu

A Kuyperian Commentary on Biblical Hermeneutics, Chinese Worlds, and Everything Else in a Biblical Perspective

我如何能够读好圣经?(四之三) ──解经与世界观

正统的解经精神,是穿越原初读者的世界观,读出神自己的世界观,好更新自己原来的世界观。


繁体版请点阅《举目》网站链接 

写于2006年西敏道硕第三年

本文原刊于《举目》23期


在上一期的《举目》,我们谈到解释圣经的最後标准,是圣经的原意,而非读者自己的意念。只有合乎圣经原意的解释,经过千锤百炼才能被接纳成为正统。在这一期的《举目》,我们要进一步阐述,正统的解经如何能够产生活泼有力的世界观,指引基督徒面对圣经与当代世界的冲突。

正统与应用

“正统"经常给人一种负面的印象。好像只要受过某种比较专业的训练,就可以对平凡单纯的弟兄姊妹们浇一盆冷水,说:“你的应用很好,但不是圣经原来的意思。” 反过来说,人们也经常批评重视正统解经的人,说:“你的解释很高深,但不能满足我们生活上的需要”。好像“正统”就意味着与日新月异的时代脱节;虽然能够 批判各种教义的偏差,却不能为今日的时代提出有意义的解答。但其实,如果正统没有实践的生命力,就不可能在漫长的历史中被小心翼翼保存与发扬。正统之所以 能够不断地在每一个时代中兴起新的捍卫者,正是因为它的内涵充满活力丶广度与深度。因为,神的话是永远活着的(《来》4:12)。因此,倚赖神的话语而存 在的正统也永远不会死亡。

两种的极端

在上一个世纪里,基督教最大的敌人,是新派神学。新派的解经有两种极端:第一种是完全历史化的解经,使神的启示与时代割裂,以为圣经的意义只能停留在原初读者所理解的意义里。他们强调背景与文法,反对将圣经应用在当代的议题里,使圣经变成只有学者才能读得懂的宗教历史文献。第二种是完全时代化的解经,使神的启示与历史割裂,把圣经当成一本伦理道德的 参考书。他们不尊重圣经原初读者的背景,主观地宰制与扭曲圣经的意义,来配合解经者的世界观。在新派的洪流中,许多教会不敢再谈应用性的解释;一方面害怕不合乎原意,另一方面担心不合时宜。结果,教会的解经在应用的层次上不断地退守,把许多知识的领域拱手让给不敬畏神的人去主宰,直到最後只剩下所谓的“基要真理”。

解经的广度

但掌管万有的神,从来没有容许教会向世界作出这样的让步。论到神的教会,神自己说:“这家就是永生神的教会,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提前》3:15)神将他的话语交托给教会,要向世界的每一个族群丶每一个角落丶 每一个知识领域信实地传讲。一切解经的应用,若不能推及到整个世界,应用的工作就还没有完成。对一个尊崇圣经作为真理最高权威的基督徒来说,没有所谓宗教的领域与世俗的领域,一切都是神的领域。解经的最後成果,必须带来读经者整个世界观的改变,使一切的知识与信念,都受到神的话语的指导,都向神的权柄降服。

三种世界观

因此,正统的解经,必须兼顾解经的准度与广度,又同时避免历史化与时代化的两种极端。正统的信念是,神藉着圣经启示了神的世界观,目的是改变人自己错误的世界观,使人回归於神的真理。但在启示的过程中,为了让人明白神的 意思,神使用人既存的世界观作为沟通的平台。因此,在读经的过程中,我们必须同时敏感於三种世界观的存在:神的世界观丶我的世界观,与原初读者的世界观。 神的世界观,是神真正启示我们的世界观,也是那个最权威的世界观。正统的解经精神,是穿越原初读者的世界观,读出神自己的世界观,好更新自己原来的世界观。

举例来说,旧约描写神的工作,说“穹苍传扬他的手段”(《诗》19:1)。但“穹苍”是一种古代希伯来文化的世界观,以为天空是一个坚固的硬壳(参《箴》8:28),使日月星辰在其上运行不致坠落。正统的解经,不会罔顾科学的知识,愚昧地坚持天空是一种固体;但也不会贬低圣经的真理, 不敬虔地说圣经只是古代的神话;更不会创造奇异的解释,说其实古代的天空是固态的。因为,神对古代希伯来人启示他自己时,选择用他们所能理解的方式,并不 需要完全地改变他们原来的世界观,而是透过他们既存的世界观,来启示神自己的信息。神这样“道成肉身”地启示他自己,是表达神的降卑屈尊与神对人的爱。因此,正统的解经会谨慎地观察这三种世界观的互动,放下自己的世界观,进入原初读者的世界观,来明白神真正要启示的世界观,并不是要告诉我们天空是固态的, 而是说连那承载日月星辰的天空都表达出神的荣耀。

以神为中心

因此,正统所追求的, 是用神的角度来重新理解整个世界,宛如脱去旧人丶穿上新人,使一切的知识与信念都渐渐地变得像神一样(《西》3:10)。正统对神的世界观的见解有两大精髓:(一)神的世界观以神的国度为中心。神是万有的主宰与君王,一切事物都为着他而存在,又靠着他存在,而他对万物的旨意将会在这个国度里完全的实现。 (二)神在历史中工作,按着创造丶堕落丶救赎丶得荣耀四个阶段,逐渐地将他的旨意显明。圣经记载丶并诠释了这个从起初创造到将来得荣耀的历史,称之为“救 赎历史”,耶稣基督的到来是这个历史的高潮。“神的国”与“神的救赎历史”,是圣经一切信息的纵轴与横轴,每一段圣经的启示,都可以在这个纵横轴上找到自 己的座标。

这样的理解对我们应用圣经是至关重要的。因为,神对现今世界的心意,仍是神国度的进展,按着神对救赎历史的计划继续开展着。我 们活在这个救赎历史的横轴上,正坐落在基督的死里复活与圣灵降临之後丶基督再来与教会得赎的救赎进程中间。因此,我们如今享受着基督已经完成的救赎,但这个救赎工作的结果尚未完全实现,因此我们带着盼望向最後的荣耀迈进。正统神学称之为“已然─未然”。

神的国与义

圣经的主题,是关於神的国与神的儿子耶稣基督。我们每天读经,是为了认识神;如果我们带着任何其它的目的来读圣经,我们的解经注定会落入谬误或枯乾的光景。如果我们读经的时候,能够单单关心神的事,我们自己的事将会有意想不到的解答。

例如说,我很焦虑,我的先生不喜欢我的工作,我考虑换工作,却不知道该到哪里去。当我打开圣经,看到一段讲基督在安息日治病。我也许会觉得,今天所读的圣经,没有一点可以应用在我的生活上。但圣经不是为了回答我今天早上这个问题所写的。相反地,神要我今天早晨打开圣经,正是要我先放下自己的一切忧虑,先求神的国与神的义(《太》6:33)。因此,我顺服了,把对家庭与工作的忧虑放下,开始默想基督,他在安息日治病,不但没有甘犯安息日,反而证明安息日是为他所设立的,他是安息日的主。

阖上圣经,我结束今天的默想,虽然没有一句经文直接地告诉我要不要换工作,但神使我认识到基督是何等的伟 大,他要带我进入安息。然後祷告的时候,刹那间我明白了,过去的一个月里,我把事业看得比神的国和我的丈夫还重要。我的丈夫真正埋怨的,是我因为这份工作 对他的忽略与不耐烦。神要我先对付自己的罪,而不是这份工作本身。当我把我的生活交在神的国中,神就因为赐福给他的国而赐福了我的生活。

文化的使命

以神的国为中心的读经,不单单只带来生活上或伦理上的应用,因为所改变的是我们的整个世界观,因此还可以带来对整个文化丶社会丶经济丶法律丶政治甚至科技上 的指导,孕育出基督徒的“文化使命感”。举例来说,从创造的角度,人是“从一本造出万族”(《徒》17:26),因此我们不能接受现代经济学对原子化个体 的假设。从堕落的角度,人的经济行为不是价值中立的,而是处处受到罪的影响。从救赎的角度,每一个经济制度都需要圣经的公义观建立自己的道德基础。从得荣 耀的角度,神虽然关心我们经济的生活,却不要我们将盼望建立在完美的经济制度上,而是建立在基督的再来。这样,圣经就可以重整我们的世界观,进而经世以致用。

最後,在下一期的《举目》,我们将探讨圣经的文学如何帮助我们正确地解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八月 13, 2015 by in DiscipleshipHermeneutics and tagged , , .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follow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2,129 位關注者

Views

  • 15,280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