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尊恩 Tsun-En Lu

A Kuyperian Commentary on Biblical Hermeneutics, Chinese Worlds, and Everything Else in a Biblical Perspective

我如何能够读好圣经?(四之二) ──解经与正统

如果神没有将那“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犹大书》3)赐给教会,基督徒是不会去护卫正统神学的。对于基督徒而言,神是真理的权威,圣经是神的话,正统是完全降服于神话语的必然结果。


繁体版请点阅《举目》网站链接 

写于2006年西敏道硕第三年

本文原刊于《举目》22期

最具争议的经典

人类的历史中,再没有一本书,比圣经更被广为阅读,也再没有一本书,比圣经引发更多的争议与互相矛盾的解读。

从启蒙时代起,哲学家们,甚至是不信神的哲学家们,都多多少少地引用过圣经,强化自己的观点;美国南北战争的前夕,支持联邦团结与废除奴隶的北方,与主张保 持奴隶制度、不惜脱离联邦的南方,都在这一本古老的圣经中,寻找合乎自己立场的解释;在平凡的日子里,丈夫与妻子、父母与儿女,也都可以引用这一本圣经, 提出互相冲突的要求。

为什么这一本圣经,可以产生如此多互相冲突的解释?

答案并不应该令人惊讶:因为圣经具有无可比拟的权威性与影响力。一切渴望权威的力量,都会试图借用圣经来建立自己的权威。

问题是,在这一场圣经诠释权的争夺战里,圣经自己原来的面貌却渐渐被模糊了。

你信任何种权威

大部分圣经解释之间的严重冲突,源于所依赖的“权威”不同。例如马丁路德与教皇之间的根本差异,在于圣经是唯一的权威还是只是权威之一。如果马丁路德不能接受教会的权威,而教皇也不能接受圣经为唯一的最高权威,他们两者之间的冲突就不可能化解。

现代派(Modernist)的解经,相信理性经验是最高的权威,因此不能容忍圣经里像童女怀孕或是死里复活的记载;人文主义者(humanist)相信,“人是一切真理的准绳”,进而拒绝了圣经里关于原罪、拣选、代赎之类的教义;女性主义(feminist)认定,一切古典的文献都是父权思想的遗迹,因此 坚决否定圣经对男女角色之教导;后现代主义(post-modernist)默认,真理是多元的,因此连独一真神的概念都无法容忍……

这些人都可以对圣经很熟悉,也都在解释圣经,但他们与基督徒之间的冲突,是不可调和的,因为他们认为,有比圣经“更高的权威”。

偏差的真正起源

从古至今,这些比神的话语“更高的权威”,都在不断地搅扰人们甚至基督徒的视听。让我们审慎地聆听使徒彼得的警戒:“第一要紧的,该知道经上所有的预言没有可随私意解说的;因为预言从来没有出于人意的,乃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神的话来。 ”(《彼后》1:20-21)

使徒彼得提醒我们,人的“私意”是解释圣经最大的危险,因为当圣经被人的“私意”来解释的时候,人们就再也听不见“神的话”,反而不断地听见“人的话”假借着圣经说出来。这些陶多多从人的私意所产生的解释,一旦联系成系统,就变成了与神为敌的异端了。

正统神学的产生

在后现代的氛围里,“正统”是一个不受欢迎的字眼。 “正统”经常与威权主义、压迫异己或偏狭心态联想在一起。但其实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偏差,就永远不需要正统。正统神学就是在错误神学的刺激下,才逐渐长成一个严密的系统。

如果神没有将那“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犹大书》3)赐给教会,基督徒是不会去护卫正统神学的。对于基督徒而言,神是真理的权威,圣经是神的话,正统是完全降服于神话语的必然结果。

当亚他那修与亚流争辩基督的神人二性,还 有奥古斯丁与伯拉纠争辩神无条件的恩典时,在他们神学争论的背后,其实还有一个更高的、更基本的冲突,就是究竟应该以圣经作为神学的根基,还是应该以神学 主导对圣经的解释——对真正敬拜神的人而言,答案是显而易见的:神的话是一切教导的最高准则,合乎神的话语的才能成为正统。

正统解经的标准

但是,我们如何能够检验,什么是合乎神话语的正统教导,什么是被人的私意主宰的偏差呢?

首先,一个正统的解释,必须合乎圣经作者原来的意思,而不是读者的意思。圣经作者的原意,通常可以从文法与上下文来判定。

第二,一个正统的解释,必须与整本圣经的启示一致,因为神“不能背乎自己”(《提后》2:13)。有时候,一个解释可能在某个片段中是合理的,却无法通过整 本圣经的考验。

例如《创世记》说挪亚是一个义人(《创世记》6:9),有人可能会说,挪亚是没有罪的,他是靠着自己的圣洁得救。但这个解释没有办法通过 《罗马书》5:12的考验,“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 ”这里说犯了罪的众人,明显地包含挪亚,因为挪亚也死了。因此那就是一个无法被正统接受的 解释。

作者原意不清时

有时候,圣经作者原来的意思是不容易判定的。面对难解的经文,选择暂时保持缄默的人,比随意猜想的人更有智能。因为随意的猜想,正好替人的私意,还有那些圣经以外的“权威”,大开方便之门。

难以判断原意时,另外一种经常使用的办法是,用其它比较清楚的经文,来解释不清楚的经文,称之为“以经解经”。这样做的优点在于,解释的人始终保持圣经本身的最高权威,而没有引用圣经以外的权威。

例如说,耶稣在分离的夜晚设立了圣餐,祂说,“这是我与你们所立的新约”(《路》22:20)。有人可能会问说,为什么说这里是立一个“新约”呢?那“旧约”是什么时候立的呢?此时我们可以查考《希伯来书》第八章,就知道“旧约”指的是摩西在西乃山上与以色列所立的那个约。

以经解经的误用

但同时,“以经解经”的原则,也被人普遍误用了。有人就因此认为,我们不应当对圣经作任何解释,我们只能“引用”圣经,不能“解释”圣经,因为,一切的解释 都是“人的话”。这是一个完全错误的观念,因为圣经本身命令我们要解释圣经。

《提摩太后书》2:15说:“你当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悦,作无愧的工人,按 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强调读圣经不加以解释,其实反而让未经考验的偏见与直觉,主宰了我们对圣经的解释。

另一种常见的误解,是以为只要在信息中处处堆砌圣经经文,就是“以经解经”。但其实,如果一句经文脱离原来的上下文,再与另外一句经文联结起来,可能会产生圣经原初没有的意义。

“以经解经”成功的关键,不在于引用了多少经文,而在于经文引用的方式是否反应出经文本身的信息。

例如被主重用、也是我所敬重的中国传道人倪柝声弟兄,他是善于“以经解经”的。但是在他的著作《属灵人》里,他将整本圣经里所提到的“灵”、“魂”、“体 ”的经文都整理起来,再用自己的思想把它们都联结在一起,结 果产生的属灵神学虽然相当精彩,却有了把自己的创意读进了神话语里面面的嫌疑。这就不是一个好的“以经解经”的典范了。

真金也需要火炼

在解释神的真理时,观察力远重要于创造力。

神的福音是完备的,不需要我们运用自己的创造力在神的话语上加减什么。我们的创造力,主要是用来寻找更准确、更活泼、更有力的语言,将神亘古不变的真理表达出来。

一个正统的解经,必须经得起众圣徒长时间反复的考验,也才能够被确认为颠簸不变的解释。

因此,参考教会历史上的信经、信条,对解经是很有帮助的。这并不是说 信经、信条代表最后完美的解释,但至少都是受过了严厉的考验的。

如果我们如今的解释,与信经、信条发生了冲突,那么我们要特别谨慎,要留意这个解释能否面 对历代众圣徒与普世教会的挑战。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八月 27, 2014 by in DiscipleshipHermeneutics and tagged , , , .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follow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2,129 位關注者

Views

  • 15,950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