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尊恩 Tsun-En Lu

A Kuyperian Commentary on Biblical Hermeneutics, Chinese Worlds, and Everything Else in a Biblical Perspective

归纳式查经法导论

圣经本身已经教导我们要如何查考圣经。


November 1, 2003写于西敏道硕一年级

一、圣经是神的话

当我们开始研究圣经的时候,我们必须先明白这是一个十分严肃的课题。因为我们研究的对象不是一个平凡的事物,我们研究的是神的话。神的话不能像科学家研究实验室里的细胞那样按研究者自己的意思随意操弄,而必须有一定严肃的态度与正确的方法去处理。

当我们开始任何一种研究的时候,一定会先问我们研究的对象是什么。因为不同的研究对象需要有不同的研究方法,才能带领我们对研究的对象有真实客观的了解。同样的,当我们开始研究圣经的时候,必须先问,「圣经究竟是什么」?了解了圣经的本质,我们才能按着圣经的本质,用适当的方式去诠释它与应用它。

基督徒的信仰是本于圣经。那么,圣经如何看待自己呢?圣经本身宣告自己是什么呢?

提摩太后书3:16-17这样说:

「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

圣经说,圣经都是神的默示。我们因此必须立刻问,什么叫做「默示」呢?默示的英文一般翻做Inspiration,中文译作灵感、感动。但这样的翻译失掉了原文的意思。默示的意思,并不是说神给我们一个灵感,或是一些想法,使圣经的作者据以发挥他们对神的看法。

默示的原文意思是「呼出的气」,如英文Inspiration的字根(-spiration)本身就是「发出之气」的意思(如aspiration, perspiration等等)。也就是说,圣经是「神口中所呼出的气」(注意这里的「气」与中国人所说的「气」毫无相关)。

换句话说,圣经本身就是从神口里出来的,是神自己的产品。虽然圣经透过人的笔与人的思想写成,但整个圣经的完成,包括其中透过人完成的作为,都是神自己的工作,是神自己的启示。

当我们了解到圣经是「神口中所呼出的气」,圣经对我们的价值就是生死攸关的事了。

因为创世纪2:7这样说:

「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

当神造人的最后一步,是将祂的「气」吹进人的里面,他就成了有灵的人。没有神的这一口气,人就是的。人得到了神的这一口气,从此就过来了。因此我们说,圣经(也就是神的话),是使人活着的必要条件。没有神的话,我们都是死的。

如马太福音4:4说:

「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

这里,我们必须澄清对于「神的默示」的一些误解。有人以为,必须是神亲口直接说的话才是神的启示,好像旧约里常常看见「主耶和华如此说」,或是新约里「耶稣说」。许多英文圣经有「红字版」,就是将这些神直接说的话用红色字标示起来,让人误解没有标成红字的就不是神的启示。这是非常错误的想法。

我们刚才读过提摩太后书3:16,经上这样讲:「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因此包括了神直接的话,与间接透过人所做的启示,也是圣经的每一个字句都是神自己的启示。

因此,当我们面对圣经的时候,必须要有一种敬畏的态度,用一种格外敬虔的心情来查考,因为知道这本书,不是人的言语,也不是自然界的平凡事物,而是神口中所吹出的气;有了神的这口气我们就能够因此活着。这是与我们性命攸关的研究。

二、圣经教导我们该如何查考圣经

2.1 听、想、行

那么,我们可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查考圣经呢?我们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研究神的话语呢?我们必须先确定一个立场,就是我们不能像不信的人的一样,用世俗的方式来研究圣经。

许多世俗的大学院里都在教导圣经,但不是把圣经当作神的话还学习,而是当作世界经典的文艺作品。这样的方法是不可能真正明白圣经的信息的。充其量,不信的人读的是圣经的字句,不是领受「神口里所吹出的气」,因此不能有生命的果效。

圣经本身已经教导我们要如何查考圣经。这里我要介绍一个简单的三字诀,好像我们看见铁路平交道要「停、看、听」,我们查考圣经时要「听、想、行」。首先,「听」就是放下个人的想法,预备一个柔软的心让圣经来对我们说话。

传道书5:1~2说:

「你到神的殿要谨慎脚步;因为近前听,胜过愚昧人献祭,他们本不知道所作的是恶。你在神面前不可冒失开口,也不可心急发言;因为神在天上,你在地下,所以你的言语要寡少。」

一个人必须要先能够安静「听」神的话,才是真正地在领受神的话。

一个「听」的人不会匆匆忙忙的囫囵将神的话瞎读一阵,又匆匆的走开。一个「听」的人也不会急着在在脑海里编织出一堆自己以为对的想法,然后又将这些想法读进圣经里。「听」是态度与意念上完全的谦卑,预备自己随时被神的话改变。

想一想,如果国家的总统或是主席召见我们,与我们有半个小时的对谈,我们会匆匆忙忙随便地应付么?我们不会穿起最好的衣裳,凡事预备妥当,然后谨慎地去见他么?如果我们对世俗有权位的人尚且如此尊重,我们面对宇宙至高的主宰,他对我们说话时怎么有一丝一毫的随便呢?

第二字诀是「想」,就是不断地思想,要从神的话语里明白神的旨意。

诗篇1:2说:

「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

一个「想」的人必须对神的话语勤奋。神的话需要被我们不断地查考,昼夜思想,我们才能对神的认识上不断地长进。轻浮地查考圣经,按着一两个随便的想法就轻易下结论,或是查考过一段圣经就以为自己已经完全明白的人是不敬虔的。

神的话是十分丰富与深奥的,我们用尽一生的光阴也永远不能穷尽神奇妙的言语。一个昼夜思想神话语的人必然也是谦卑在神面前的人;所以神说,这人是有福的。

第三字诀是「行」,也就是以遵行神的话,带来生命的改变。

马太福音7:24~27说:

「所以,凡听见我这话就去行的,好比一个聪明人,把房子盖在盘石上;雨淋,水冲,风吹,撞着那房子,房子总不倒塌,因为根基立在盘石上。凡听见我这话不去行的,好比一个无知的人,把房子盖在沙土上;雨淋,水冲,风吹,撞着那房子,房子就倒塌了,并且倒塌得很大。」

一个敬虔的人「听见」、「思想」神的话之后就会去「行」,这是领受神话语后自然与必然的结果,好像神的气吹气亚当里,亚当就「活」了。只听不行的人就是将他信心的根基建立在脆弱的基础上,当生活受到试探、打击、压力、失败、疾病等时,他的信仰就倒塌了。

真正读圣经的人必然要追求神话语的实践。每一次读神的话都是为了能在我们的生命上有实在的果效。实践神的话本身,使我们对神话语的真实有更深的确信与理解。这样同样需要谦卑的态度,因为承认自己是不知如何去行的,或是靠自己是行不出来的,因此来到神的话语面前寻求指引与力量。

这样,我们可以明白为什么那么的人读圣经,甚至非常多年的研读,却没有带来生命的改变:因为没有「听」、没有「想」,或是没有「行」。虽然那么多年来读圣经,但自己心里先存着自以为是的想法,企图在圣经里寻找对自己想法的支持,虽然读了圣经的字句,却像完全没有读过一样。这样的人其实根本一天都没有真正读过神的话,他所读的,不过是圣经纸上的字句罢了。

2.2 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圣经告诉我们圣经需要被解释。神的话并不都是不言自明的。有一种看似敬虔却是错误的想法,以为圣经不应该被人解释,让圣经自己为自己说话就好了,人为的解释不但多余,而且会扭曲神的话。如果这样的说法成立,我们就不需要传福音的工人,只要用一台广播器不断朗诵神的话就好了。

其实,我们读圣经不可能不解释,因为圣经的字句进入我们的脑海,就已经在我们的思想里产生解释。我们读神的话语一定会产生解释,但我们竭力追求正确的解释,并将我们的解释臣服于圣经的启示之下,让圣经不断地更正我们的解释。强调读圣经不加以解释,其实反而让未经考验的偏见与直觉主宰了我们对圣经的解释。

解释圣经本身并不是坏事,错误的解释是来自于人的自高自大与自以为是,并不是解释圣经这个行为本身不正当。有人将圣经的经文加以编辑,依相同主题分类,再标注关键词句,然后宣称这是没有经过人为解释的圣经;这样的宣称是自我矛盾的,因为圣经经过编辑之后,就已经不是原来的圣经,编辑的动作本身,就是一种对圣经的解释。

为什么圣经需要被解释?第一个原因出于我们读圣经的人自己。因为我们的罪与无知,是我们在本性上不能理解神的话。

哥林多前书2:14说:

「属血气的人不领会神圣灵的事,反倒以为愚拙,并且不能知道,因为这些事惟有属灵的人才能看透。」

我们天然的血气是不喜欢神的话的。我们习惯活在充满谎言与相对的世界中,对神真实与绝对的话语是难以接受与理解的。我们本性中有一种倾向,就是要按自己的意思去曲解神的话,好勉强神的话去符合我们自己的想法。只有当圣经被不按着私意来解释时,我们才能真实地欣赏神的话,被神的话吸引,进而被神的话改变。

第二个原因是圣经本身有它的深奥之处,需要被谨慎的解释才能清楚。这样的深奥,就是最属灵的圣徒也可能不明白,因而需要解释。

彼得后书3:15~16说:

「我们所亲爱的兄弟保罗,照着所赐给他的智能写了信给你们。他一切的信上也都是讲论这事。信中有些难明白的,那无学问、不坚固的人强解,如强解别的经书一样,就自取沉沦。」

一个人一旦认真地开始读圣经,一定会遇到使徒彼得所说「难明白」的地方。一般圣经「难明白」的情形有三类:一是读完一段圣经完全不知所云,二是可以明白经文的意思但是感到难以接受,三是可以明白、可以接受,但经文似乎与读圣经的人毫无关系;许多基督徒读利未记就有这样的感受。这时,我们就需要有适当的解释,来帮助我们理解并享受神话语的奥妙。

第三的原因是神的命令。

提摩太后书2:15说:

「你当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悦,作无愧的工人,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我们要驳斥那些说圣经不需要解释的说法,因为神吩咐我们要解释,并且已经交解释圣经的任务交托给我们。保罗吩咐提摩太「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悦」,这竭力的目标是成为「无愧的工人」;这样的工人最重要的工作不是各项的关怀探访等教会事务,而是「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从此我们可以看出解释圣经是一件神圣的责任,需要工人殷勤竭力地工作,以致于能无愧地得神的喜悦。

但是这里我希望读者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们说圣经需要被解释,并不是说我们只要学习人的解释就好,不必再看圣经;也不是说圣经的权柄需要人的解释才能存在。而是说读圣经的人不可能逃避解释,但我们必须追求最正确的解释。

既然我们说神的话是我们能够「活着」的原因,那神话语的正确解释就更是性命攸关的事。因为彼得后书3:17已经说了,强解圣经的后果就是「自取沈沦」。

那么,我们立刻要问,什么叫做「按着正意分解神的道」呢?关于什么叫做「正意」,我们有很多需要再解释的,但这里只举出两点根本的大原则。第一个大原则是,我们对圣经的解释必须是圣经原本真正的意思。

哥林多后书1:20说:

「神的应许,不论有多少,在基督都是是的。所以借着他也都是实在的,叫神因我们得荣耀。」

这段经文的意思是说,神的应许总没有是而又非的。神的真理只有一个,基督只有一位,福音的盼望只有一个。圣经有自己原来真正的意思,是不能被人的解释改变意思的。圣经若因为人的解释而改变了原本真正的意思,就不再是圣经了。

但是我们强调圣经只有一个真正的意思时,不要忘记圣经信息本身的丰富与多面性,我们并不排斥许多不同的解释可能同时都是合乎圣经的,只是侧重的焦点不同,表达的方式可能也不同。神的真理只有一个,却可以有许多丰富的解释,但这些解释不能违背圣经原来本身的意思。

我们要提出第二个基本原则,就是我们解释圣经的任何一段章节,必须与整本圣经的启示一致。

提摩太后书2:13说:

「我们纵然失信,他仍是可信的,因为他不能背乎自己。」

神是不说谎的神,神是不自欺的神,神是永恒的真理,祂不能违背自己的真理。因此,我们查考神的话,不能提出与整本圣经相冲突的解释。同样,这个原则需要被小心的理解。事实上,习惯研究圣经的人,尽管抱着完全敬虔的态度,也会被圣经中许许多多看似冲突的经文所困扰。

我们相信,整本圣经是神的启示,而神不背乎自己,因此这些看似冲突的经文其实背后隐藏着更大的协调与同一性。表面的冲突经常暗示着背后更大的真理。好像旧约的信徒看见神的公义与慈爱似乎难以融合,却没有想到神这两个似乎互斥的属性可以在耶稣基督的十字架上同时满足。

这个原则所要强调的是,不要用片面的经文断章取义地建立不合乎整本圣经启示的解释。教会历史上许多的异端,都是因为在这个原则上跌倒而掉入了自取沈沦的谬误。

三、查考圣经的基本方法–观察、解释、应用

这里我们要向读者介绍一种查考圣经的基本方法,在介绍读经方法之前,我们必先明白这一切的方法都是人为的。人为的方法一定有它的限制,任何的读经法都不能让我们掌握全部的圣经真理。我们不要误以为信徒一定要先学过什么「方法」才能读圣经。圣经是神赐给每一个信徒的,必没有要求一定要有某种训练或是知识才能明白。因为神自己透过圣经对每一个信徒说话,是借着神的圣灵使我们明白神的真理。

约翰福音16:13说:

「只等真理的圣灵来了,他要引导你们明白一切的真理。」

但透过一个有系统的读经方法,可以帮助被圣灵引导的信徒排除对圣经的「强解」或「胡解」。我们这里所要介绍的读经方法,是从前面所说「听、想、行」的原则里出来的,也就是「观察、解释、应用」的方法,又叫做「归纳式的查经法」。

「归纳式」的意思是说,先客观地从圣经经文中寻找数据,再逐渐推敲归纳出合乎经文意义的解释,进而找出属灵的原则,应用在我们的生活当中。「归纳式查经法」有三个主要的步骤,第一步是「观察」,第二步是「解释」,第三步是「应用」,这三个步骤必须按着顺序进行。

第一步「观察」的意思是「客观地分析经文本身的内容」。此时,读圣经的人是一个「观察者」,先问:「发生了什么事?」或「作者说了什么?」在这个阶段里我们必须先保持一种「无知」,也就是先将我们的属灵知识与神学信仰放下(注意不是丢掉,属灵知识与神学是很重要的),用一个客观的态度去观察经文所呈现的数据。关于如何观察经文的详细方法我们到以后的课程再说明。

第二步「解释」的意思是「发掘经文所要传达的意义」。此时,读圣经的人是一个「诠释者」,根据经文所呈现的数据,再问:「这件事有什么意义?」或「作者要告诉我们说什么?」在这个阶段里我们必须保持一种「尊重」,也就是尽量让经文本身来诠释自己,从立即的上下文中找出圣经本身的答案。关于如何解释经文的详细方法我们也等到以后的课程再说明。

第三步「应用」的意思是「归纳经文背后的原则应用在我们实际的情形中」。此时,读圣经的人是一个「实践者」,根据经文所传达的意义,最后问:「这里有什么属灵的原则?」「与我们有什么关系?」。在这个阶段里我们必须保持一种「务实」,也就是不断寻找圣经的信息与当今世界与基督徒生活的关连性,发现经文背后所蕴含的属灵原则,再将这些原则对应在我们个人的实际情形,而找出最正确的应用方法。关于如何应用经文的详细方法以后也会再说明。

为什么「观察-解释-应用」的顺序很重要?如果我们跳过某一步或是不按着这样的顺序有什么坏处?这些坏处归纳如下:

  • 如果只解释、应用,但不观察:我们解释与应用的不再是圣经,而是我们「所以为的圣经」;

  • 如果只观察、应用,但不解释:我们陷进字句的解释,将圣经变成僵死的规条;

  • 如果只观察、解释,但不应用:我们是听道却不行道的假基督徒,圣经只不过是知识;

  • 如果先解释再观察:我们将自己的意思读进神的话语中,就不再是真的读圣经了;

  • 如果先应用再解释:我们作我们爱做的事,再随便地将神的话拿来为自己背书,这是非常不敬虔的态度。

举一个不按「观察、解释、应用」强解圣经的例子。圣经说:「不可停止聚会。」(希伯来书10:25)强解圣经的人因此说,你参加过了某个聚会,从此就不能停止,停止参加某个聚会就是犯罪。

但观察「不可停止聚会」直接的上下文23~25节:

「也要坚守我们所承认的指望,不至摇动,因为那应许我们的是信实的。又要彼此相顾,激发爱心,勉励行善。你们不可停止聚会,好像那些停止惯了的人,倒要彼此劝勉,既知道那日子临近,就更当如此。」

希伯来书第十章整章的上下文是在说基督的新约与神将来的审判。最合乎上下文的解释是,「不可停止聚会」的目的是「彼此相顾」、「彼此劝勉」,好叫我们不会失去「所承认的指望」。这不并是说一旦参加了某个聚会就不能停止。而是说(这就是背后属灵的原则),每个信徒都需要有基督徒聚会的生活,使我们可以对神的信仰不至摇动。

这样说来,归纳式的查经法就好像一个侦探来到侦察的现场,重视的是客观的证据,而不是旁边人的各种成见。一个侦探会先细腻地搜集各样客观的数据,再加以分析解释,最后归纳出事件的真相。

同样,归纳式查经法所要建立的是一种客观观察圣经的态度,从细腻观察圣经的经文中经文的意义,进而发现使我们可以应用的属灵原则。我们强调的是从经文读出解释,而不要将解释读进经文。

我们不要自己心里先存有一个想法,然后在圣经里搜集合乎我们心意的经文来肯定自己,而是要先放下自己以为对的想法,让圣经本身的想法来更正我们的想法。我们说,这是一种「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的方法(但不是唯一的方法),因为它兼顾了圣经本身的意思,与整本圣经一致的启示。

归纳式查经法的宗旨在帮助信徒对圣经的真理有基本的掌握,并减少个人的偏见。归纳式的查经法是每一个信徒,只要没有特殊学习上的困难,经过一定努力都可以学会的。归纳式查经法并不完美,学会归纳式查经法并不足以让我们掌握全部圣经的真理。归纳式查经法并不等同于「释经学」(Hermeneutics)。

释经学是一个专门的科目与艰难的任务,要从整个圣经的历史、文学与神学中研究圣经全部的启示。释经学必须用圣经原来的语文(主要是希腊文、希伯来文与亚兰文)研读圣经,是适合学者的研究方式。但归纳式查经是适合任何信徒的读经方式,为要使我们藉由神的话得着神的生命,从认识神因而变成改变更新。对于圣经里更多深奥的真理,我们还是需要对于释经学有专精的人替我们殷勤研究,帮助我们明白。

四、建立合乎圣经的人生观与世界观

论到圣经的应用,我们必须再一次回到圣经的本质这个问题。我们知道,圣经是从神口里所出的,是神对我们的启示;而我们说,神的启示是要叫我们得着神的生命。这样,神的启示就必然与我们生命中一切的事物都有关连。

如前面引过的提摩太后书3:16-17说:

「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

既然圣经是要预备我们属神的人行「各样的」善事,就没有一样的善事不是圣经所关心的范围,我们活着所需要的一切知识,也就必然与圣经息息相关。有一种普遍的错误,将神的知识与人的知识当作是二元的,好像是宇宙里有两套的真理,一套是属于人的,另一套是属于神的。

许多人陷在这种错误里,在教会里相信一套真理,离开教会又相信另一套世俗的真理,以为宗教的事物属于圣经的范围,非宗教的事物属于人的智能的范围。我们说,圣经不是如此地宣告自己的。真理只有一套,若不借着圣经,我们不可能真的认识真理。

这并不是说圣经里记载了宇宙一切的知识。事实上正好相反,圣经里所记载的,主要是关于救赎的知识。圣经所使用的语言,也是为了这个救赎的目的写成。那么,我们为什么说圣经与人的一切知识都息息相关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在箴言1:7:

「敬畏耶和华是知识的开端。」

圣经并没有告诉我们宇宙一切的知识,圣经所告诉我们的,是一切知识的「开端」,也就是一切知识的「前提」、「原则」与「信念」。学习任何知识的人都晓得,每一个领域的知识都有自己的前提,这些前提是不被怀疑的,是凭着信心接受的。基于这些不被怀疑的前提,人们发展出各式各样的知识来。

圣经之所以与一切的知识都息息相关,是因为圣经提供了我们一切知识的前提;圣经所提供的前提,不是从人的思想论证来的,而是创造万物的神,用启示赐给我们的。因为圣经告诉我们,所以我们知道诸世界是借着神的话语创造的;因为圣经告诉我们,我们知道世界是有终极的秩序,有终极的真理,有终极的善,有终极的美。

圣经也提供了一切知识的原则,借着这些原则我们可以生发出无限多种应用。例如说,圣经告诉我们,我们的天性是犯罪的,是自私的,这个普遍的原则指导我们如何建立对于人的一切知识,如法律、政治、心理等等。圣经又提供了许多信念,是我们必须要遵守的具体事项;例如一个人相信了基督,就应当要受洗。受洗不是一个原则,而是一个必须遵守的信念。

最重要的是,圣经所提供的这一切前提、原则与信念,应当要主宰我们对于神心意的思考,也就是我们的神学。正如圣经与我们生活的一切知识息息相关,神学也就与生活的一切知识息息相关。我们已经说过,神的知识与人的知识不是二元的,因此一个人的神学,也就主宰了他一切知识的前提、原则与信念。

有些人反对我们提「神学」这个观念,好像说,「神学」都是人的「学问」,我们只要学习圣经就好了。这样说的想法,是出于对「神学」的误解。神学这个字的字根是「神」加上「知识(或话语)」(Theo + logy)。事实上,「神学」就是「学神」,学习神的知识就是神学。

神学是我们对神话语的综合诠释,换句话说,神学是从神的话语来的。神若没有对我们说话,就没有神学的存在。神既然已经对我们说话,我们就会有神学来综合诠释神的话。事实上,我们不可能没有神学,甚至不信神的人都有神学。因为神已经对我们说话,我们对神话语的反应与诠释,就是我们的神学。你说没有神学,说「我没有神学」的这句话,就是你的神学。不信神的人说,「我不相信圣经」,这个不信的思想就是他的神学。

真正的神学必须是从神的话语来的;正确的神学必须降服在圣经的权柄之下。因此,我们要进一步提出「圣经、神学、实践」的原则来。这个原则的意义是,圣经的启示是我们一切知识的开端,透过对圣经正确的解释我们不断更正我们的神学;藉由正确神学的建立,我们可以判断一切知识的真伪与实践的方法。

这个实践的部分还是一种神学,也就是伦理神学与实践神学。面对当代世界的一切挑战,大从胚胎复制、干细胞研究的伦理问题,到政治、环保、经济问题,到管教子女、理财规划等个人生活,圣经经常并没有直接地告诉我们答案是什么;圣经告诉我们的是前提、原则与信念;靠着圣经的启示我们建立了神学,透过神学的反省,我们就可以知道神对一切事物的心意是什么。

最后我们提出一点,也就是归纳式查经法的限制。归纳式查经法强调客观的经文证据,但比较忽略经文的历史背景,与演绎式的神学思考。当信徒熟悉归纳式查经法的精神与技巧之后,我们鼓励信徒继续在圣经的神学、历史与文学的方面继续精进。

神的话语值得我们不止息的研究,如经上所记:「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八月 20, 2014 by in DiscipleshipEverything ElseHermeneutics and tagged , , , .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follow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2,129 位關注者

Views

  • 15,280
%d 位部落客按了讚: